在16日进行的2023中国足协中国之队·大连国际足球邀请赛中,中国男足国家队遭乌兹别克斯坦队逆转,以1∶2告负。图为中国队球员韦世豪(中)在比赛中带球突破

2015年3月,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颁布。八年多来,中国足球沿着足改方案指引的方向持续迈进,取得了一定成果,但也存在执行不力、出现偏差等问题。

中国足协原高层、多位原中层和足球从业者涉嫌腐败,使得中国足球改革发展遭遇挫折。

16日,中国足协第十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举行,中国足球应当以此为契机,重振精神,反省自我,梳理过往,照亮未来。

新华社记者近日采访数十位足球从业者、专家,他们直指中国足球目前存在的问题,并给出真知灼见。

内蒙古足协主席刘俊清说,足改方案落实不彻底,改革发展短板较多,地方行政部门未把足球列为改革专项工作的情况较为普遍。内蒙古对足球教育文化价值的认可度不够高,普遍存在对足球文化发展重视不够、措施不力的状况,行业发展目标与球迷及社会期待不能同频共振,持续深化足球改革受到制约。

某省足协官员认为,希望中国足协对地方足协改革有更为有效的支持。目前各级足协头重脚轻,越往下生存空间越小,缺乏造血能力。

某职业俱乐部投资人说,联赛发展不好,国家队就是无根之水;目前俱乐部普遍缺乏造血能力。

刘俊清认为,青少年球员“过早专项化”、训练目标“单维化”、训练和管理模式“成人化”、重比赛忽视技战术等问题依然存在;“锦标主义”在青少年比赛中仍占主导,导致“领导要成绩,组织要人才”的矛盾时有发生;体教融合不充分,校园足球与专业青训体系衔接不畅;多数俱乐部没有完整青训梯队,足球人才培养出现断层;基层足球人才缺口较大。

近年来,中国男足表现令人失望,连续5届无缘世界杯,其能力作风、成绩状态同人民群众期盼相距甚远。

足球专业人士说,中国社会的总体足球价值观有些滞后,往往只认识到其在国际比赛带来的荣誉价值,对其全面价值缺乏足够认识,对足球运动的长期性、系统性、艰巨性认识不足,从而出现一些短视行为。竞技成绩其实是足球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结果。通过足球的教育功能,可以提升人的全面发展。青少年参与足球不应是为了评定等级、升学加分,而是享受乐趣,达到以快乐教育培养人的目的。有了正确的价值观,才能构建正确的规则体系等各种体系。

广西足协执委贾蕾仕说,中国足协应明确自己的定位是做好足球服务,做好基础性工作,如完善联赛、青训、教练、裁判等体系。

专业人士称,应完善队员选拔机制,选拔为国效力愿望强烈、意志品质一流、能力作风好、年龄结构合理的优秀球员进入国家队;建设国家队人才库,强化选拔科学性;统一各级国家队技战术打法;建立训练监控评估体系,实现对各级国家队队员在俱乐部训练、参赛数据的日常监控和评估等。

对于体教融合,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李培建议:一是明确体教部门的责权利。教育部门在义务教育阶段做好青少年足球普及,体育部门负责进一步提高竞技水平。二是建立监督评估机制。教育部门需完善校园足球各项目评价指标体系,加强内部监督评估机制建设,加强对专项经费的审计与绩效评估,根据评估结果配置资源,对评估不合格单位进行督导整改或取消资格。中国足协具有评定裁判、教练和运动员等级权力,既要加强内部监督评估,还要引入第三方监督评估机制。体育部门应建立青少年教练员、裁判员和队员数据库,根据竞赛表现进行监督评估,作为人才选拔和等级晋升依据。

对于中国足球腐败现象,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明说,中国足协决策机制须更加透明,同时引入外部监督制约机制。

By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